球友吧体育 绝地求生 电竞女团《绝地求生》:解散还是赌未来

电竞女团《绝地求生》:解散还是赌未来

电竞女团“绝地求生”:解散还是赌未来

2018年注定是中国电竞史上浓墨重彩的一年。

这一年,中国电竞圈全面爆发。亚运会夺冠、英雄联盟首次获得全球总决赛冠军、绝地在德国捧杯等利好消息,不断刺激着中国的电竞市场。

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2018电子竞技产业报告(赛事篇)》,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期。2017年市场规模达到770亿元,预计2018年将超过880亿元。

但在繁荣的背后,中国的电竞市场仍然面临着训练市场混乱、电竞女团生活艰辛、职业选手退役后的前途等问题。

在这个节点,新京报推出系列报道。通过对培训市场、女团、选手等领域的深度报道,希望还原一个更完整的电竞产业圈。

“如今存活下来的职业电竞女团不到10个。”1月8日,国内资深电竞观察家郭玲表示,“短短一两年时间,职业女团从四五十支队伍的巅峰到现在,死了80%。”

电竞在行业内的爆发,让无数喜欢电竞的年轻人涌入其中,其中不乏电竞女团。

但令女孩们惊讶的是,她们很少出现在竞技舞台上,而成为商演活动的嘉宾。即使电竞发展迅猛,如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热门赛事备受女性玩家追捧,但国内市场上女性电竞赛事却少之又少。

最好的电竞时代,似乎只属于男团。他们的电竞梦还没有开始,却受到了重创。

环境的差异

《觉醒》电竞女团VS去日本开分店。

1月11日,林鸿(化名)推开了锁了很久的办公室门。房间里的大桌子上有七八台电脑。键盘和鼠标布满灰尘,窗户上的玻璃是灰色的,墙上的海报掉了一半。

这是林鸿两年前设立的电子竞技女团训练室。她曾梦想以此为基地,打造一支在业内引起关注的美女团队。但现在,这和自己无关了。

“现在梦醒得早。”林鸿告诉记者,她对电子竞技充满热情,但经历了一些波折后,她无奈解散了团队,现在她已经回到了朝九晚五的工作岗位。

一天前的清晨5点,马飞(化名)准时从睡梦中醒来。虽然她现在已经退出了职业电竞圈,但她依然保持着当时的生活节奏。

2018年,18岁的马飞担任了中国某电竞女子团体绝地求生事业部的主力。但是这个职业生涯仅仅过了半年就走到了尽头。

在电竞市场上,女性选手的比赛少之又少,这让马飞和他的队友们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比赛可打的尴尬境地。更何况,没有竞争意味着没有曝光和商业支持,俱乐部无法继续运营,不得不解散。

马飞有几千美元的遣散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她觉得自己从小喜欢的电竞对自己并不“友好”,这让她很沮丧。

然而在电竞的世界里,有人欢喜有人忧。当一些女生的电竞梦想似乎走到尽头的时候,一些电竞女团却活得很好。

1月8日上午,37岁的沈美凤站在上海的办公室里,有条不紊地翻看着合作伙伴从日本发来的参赛选手名单。他计划2019年在日本东京开设KA日本分公司。

KA,成立于2015年底,是当今中国电竞“最活”的职业女团。

曾经开过艺人经纪公司的沈美凤,决定将娱乐圈的女团模式纳入KA的发展架构。在一片不被传统电竞从业者看好的声音中,努力探索电竞女团的泛娱乐模式。

沈美凤《赌对了》。如今,在女子电竞团哀鸿遍野的情况下,KA开发了自己的综艺节目,并以女团为原型发表漫画。现在,又与日本知名电竞公司DMM达成合作。双方将在日本绝地求生女子赛a赛中合作

业余电竞女团的尴尬

活动少,不曝光,不投入。

想了很久,林鸿决定解散运营了近两年的电竞女团。“尽管电竞市场快速爆发,但没有资源和资金,电竞女团是没有生存空间的。”林鸿说:“算了,别做梦了。”

2017年,是女子电竞市场最热闹的一年。那一年,王者荣耀的爆发带动了国内手游电竞市场的飞速发展,也催生了成千上万大大小小的业余队伍。多位业内人士回忆,当时业余女团有近千人,她们与男团不同的青春活力,让她们出现在无数的邀请赛和商业活动中。

林鸿组建的YSY电竞女团就是其中之一。“虽然技术不如男团,但女团胜在外形,更容易得到队员的青睐。“很快,林鸿和两个朋友合伙出资20万,在重庆租了一间200平米的办公室,并在当地高校招募了6名精通王者荣耀的女生,组建了一个电竞女团。

三个人分工明确。一个游戏经验丰富的合伙人是教练,另一个和当地很多网吧老板很熟。他可以第一时间获得各种网吧比赛的信息,组织队伍参加比赛,林鸿负责推广宣传,拉拢当地赞助商。

林鸿算了一下成本:每个队员每月工资1500元,加上房租、水电费等费用3000元,一个月才12000元。即使前期得不到赞助,也能顺利度过一两年的休眠期。

电竞行业看似繁荣,但经营一个低成本的业余俱乐部却异常艰难。

大一新生快速获得关注的最快方法就是参加各种活动增加曝光度。但与每年近千场比赛的男团不同,女性电竞选手的比赛少之又少。

\”现在中国有三四个著名的女子项目.\”1月8日,沈美凤解释道,“别说业余女队,就连职业女队都面临着无赛可打的尴尬局面。”

PLU游戏娱乐传媒节目组总制片人谢逸仙对此印象深刻。他曾在2015年称霸龙珠女神杯,吸引了多个电竞女团参赛,之后的三年他再没创造过任何女子赛事。

林鸿曾联系圈内朋友询问是否有女子比赛,得到的回答总是“我不知道有女子团体赛”。她也尝试过让女团参加男团比赛,但技术实力的差距让队伍总是首轮失利。

“赛事少意味着没有丰厚的奖金和曝光度,自然无法吸引赞助商的投资。没有资金维持,团队很难继续。”1月9日,资深电竞行业观察家郭玲表示。

林不停地往返于重庆的各个企业。当对方得知只是一个不知名的电竞女团时,婉言谢绝了。

解散部落。2018年12月,看到卡上余额终于变成零的林鸿,终于做出了决定。

离开的电竞少女。

收到的最大一笔收入实际上是遣散费。

马飞(化名)不断用声音向队友道歉。在刚才的吃鸡比赛中,就是因为她的失误,全队被毁了。“如果这是以前,就算队友不在乎,我也会自责。”

1月10日,马飞告诉记者,“最好把游戏当成休闲娱乐。打职业太累了。”

2018年初,18岁的马飞在朋友的推荐下,加入了沪上某电竞女团的绝地求生项目组。

当时绝地求生之旅刚刚上市。为了在这个领域处于领先地位,马飞和他的队友们每天在教练的指导下训练八九个小时。训练结束后,她会主动练一两个小时的基本功。“我怕拖累队友。”

马飞也陷入了无游戏可玩的困境。绝地求生的爆发催生了各种比赛,但这些似乎都与她无关。“它们都是男子比赛

无力竞争的感觉很快被生存危机所取代。没有竞争就意味着没有奖金收入。与俱乐部签约时,马飞的底薪只有2000元,根本无法在上港生存。

那段时间,为了养活自己,马飞在训练之余尝试开设游戏直播,甚至和队友合伙从事绝地求生、对战等服务。

“俱乐部知道我们在私下找工作。”马飞很无奈。“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活下去。”

如何生存成了电竞女团队员训练后最焦虑的问题。21岁的雪莉(化名)就是其中之一。

雪莉曾在国内两个女子电竞俱乐部工作过,但都因为俱乐部突然解散而不得不另寻下家。

“死因都一样,没钱。”雪莉向记者回忆道,“国内女子电竞比赛机制不完善,导致很多俱乐部关注度不高,拿不到赞助。”当时月薪三四千元的雪莉也在为自己的未来焦虑。

记者调查发现,因为拿不到赞助而突然夭折的女子电竞俱乐部不在少数。“很多之前在圈内很有名气的电竞女团,因为资金短缺,无法维持俱乐部运营,被迫解散。”郭玲告诉记者。

女团一旦解散,未来将成为队员们最关心的话题。

“以前,俱乐部倒闭后,如果有实力,还是可以找到下家的。现在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雪莉告诉记者,“大家都没钱。招募新球员意味着额外的开支。”

现在雪莉已经下定决心,即使能找到电竞团队收留,她也要离开这个行业。

月入两三千元,每天过着为未来担忧的生活,让她越来越厌倦这个从小就向往的行业。她决定再找一份普通的工作。“不知道能赚多少钱,但心里踏实。”

2018年9月,马飞也经历了这样的经历。经过一天的训练,俱乐部老板无奈的告诉大家,由于长期得不到商业赞助和合作,俱乐部决定解散。为了表达内心的愧疚,俱乐部安排队员去财务室领取了5000元的遣散费。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一瞬间,马飞的心中莫名地升起了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

“没想到我在俱乐部拿到最多的收入竟然是遣散费。”马飞说,“半年多的电竞生涯,玩游戏的时间加起来不到20天。”马飞打算回学校好好学习,所以他暂时不会参加比赛。

就拿娱乐KA女团来说吧

竞争,颜值,漫画,去日本。

1月8日,沈美凤翻看了合作伙伴从日本发来的队员资料。他本来打算2019年去东京打造日本KA电竞女团。

2015年底,在朋友的鼓动下,沈美凤投资260万元打造KA电竞女团。当时女子电竞市场不乏大牌,OMG、TFG等老牌巨头把持着国内多项女子赛事的冠军位置。初来乍到的KA虽然积极参加各种活动,但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我们没有任何比赛经验。再加上频繁的人事变动,好不容易形成的阵容过几天又被换掉了。”沈美凤回忆,当时卡参加的比赛基本都止步于4强,再也没有踏上决赛的舞台。

“在电竞的世界里,一切都用记录说话。”1月10日,国内电竞资深观察家郭玲表示,“那时候KA还没有什么成绩,感觉就是打酱油的。”

这惹恼了沈美凤。为了提高战绩,他不断调整球队和球员阵容,高薪聘请业内资深教练对球员进行针对性的训练和指导。卡直到2017年底才拿到第一个英雄联盟女超联赛冠军。

虽然KA在随后的电竞比赛中获得了包括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绝地求生等多个冠军,在江湖中的地位与日俱增,但摆在沈美凤面前的难题是如何让俱乐部活下去。

“2017年底,260万

但沈美凤并不希望KA走上俱乐部收入主要依靠赛事奖金和商业赞助的传统商业模式。“如果按照男团的发展模式来打造女团,那只有死路一条。”沈美凤算了一笔账:现在KA有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五支队伍,30名队员。按照每人每月5000元的工资,仅一年就要支付队员工资180万元。

“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女子冠军奖金都不会超过50万元。”沈美凤说,“女团的曝光率没有男团高,商业赞助的成本也比男团低很多。一旦对方停止合作,俱乐部只有死路一条。”

他也希望将KA切入泛娱乐领域,找到更适合女生特点的商业模式。

从进入电竞行业开始,沈美凤就打算把KA打造成一个泛娱乐女团。为此他曾经把KA俱乐部分成了两个风格完全不同的团队。一个是由强壮的女孩组成,她们在各种比赛中扮演主要角色,另一个是由长相不错的女孩组成,她们参加一些商业、综艺、直播等活动。那段时间,沈美凤安排社团负责人妮妮带着KA专业团队四处征战,她带着KA人才团队出没于ChinaJoy、腾讯表演赛等重大活动。

商业运作使得KA成功吸引了众多赞助商。2018年初,比亚迪斥资200万元独家冠名KA团队,奥锋、优派等厂商也前来寻求合作。费用到账的那一刻,沈美凤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我还能活一段时间。”

他开始尝试切入二次元动画这个更受女性玩家欢迎的领域。2018年1月,以KA为原型的漫画《电竞少女》上线,讲述了一群怀揣电竞梦想的少女通过努力一步步走上世界级电竞舞台的故事。“这部漫画现在的点击量已经过百万,在动漫组和电竞组都受到很多粉丝的追捧。”沈美凤说。

2019年,在继续深耕国内泛娱乐市场的同时,还与日本知名动漫品牌嬴稷社、万代合作,打造更多动漫作品。此外,他还携手知名电竞公司DMM打造日本PUBG女子赛事,并从中挑选合适的候选人组建日本KA。

电子竞技女团的未来

职业女团死80%,解散还是赌未来?

比赛的稀缺性和商业模式的失败,导致电竞女团数量锐减。

“如今存活下来的职业电竞女团不到10个。”1月8日,国内资深电竞观察人士郭玲告诉记者,“短短一两年,职业女团从四五十支队伍的巅峰到现在,80%都死掉了。”

沈美凤也认可这个数字。他愤怒的是,女性群体越来越窄的市场依然存在各种乱象。

2017年,圈内某知名投资公司重金杀入电竞行业。新玩家,初来乍到,行为风格凶悍,甚至被外界认为是一种对金钱的粗暴。为了抢夺有实力的女团成员,我们开出了业内最高的工资和奖金。

“当时女团球员工资标准基本都是5000元,对方直接翻倍。”沈美凤深以为然。“近万元的工资在男团球员中算是高的了。对于不成熟的女团来说,无疑是颠覆了行业。”

新玩家疯狂的挖墙脚行为,导致一两个电竞女团因为水准下降而解散。但过高的薪水破坏了游戏规则,其他女团成员纷纷要求俱乐部涨薪,导致原本就在挣扎求存的女团市场更加混乱。

此前,电竞男团市场因为薪资过高一度混乱。直到行业内各俱乐部成立电竞联盟,制定工资帽、转会标准等规定,市场才重新有序发展起来。

让沈美凤无奈的是,由于女团市场不被游戏制作方和市场重视,很难像男团那样打造一个电竞联赛。

\”

这两年,何飞曾参加过三次女团界搭建锦标赛联盟的会议,但每次都没有结果。“有参与者建议每个职业女团拿出80万元作为担保,但没有官方背书。谁来保管这笔钱?再说大家都挺难生存的,这钱拿出来又那么容易。”

何飞印象深刻。当他去参加三次会议时,他发现与会者越来越少。第一,不知道几个公司什么时候解散的。

\”现在,妇女团体的头头们正在苦苦挣扎,赌上未来的机会。\”郭玲向记者解释说,在进入亚洲之前,电子竞技已经给了女团一个希望。“亚运会已经把电子竞技作为项目之一,所以未来必然会有男女组。届时,女子电竞队可能会获得更大的机会。”

现在包括阿里在内的互联网巨头都开始关注女团。据媒体报道,阿里体育CEO张大中在2018年表示,为了进一步提高女性在电竞领域的参与度,阿里体育在其主办的世界电子竞技运动会中设立了女团,以确保女性电竞选手能够获得更多的曝光率。

“现在我们在打造女团泛娱乐的同时,也开始和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等项目组讨论打造女团赛事的方案。”沈美凤说,“只有拓展市场,包括KA在内的职业女团才可能有真正的机会爆发。”

新京报记者秦澈编辑李校对

qinche@xjbnews.com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球友吧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uyouba.com/3047/index.html

作者: 球迷2330号

电竞女团《绝地求生》:职业女团死亡80% 解散还是赌未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898-8888168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wangzhan.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