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吧体育 国际足球 追“球”!冬天的卡塔尔 缺乏存在感?不要!看中国球迷的世界杯故事

追“球”!冬天的卡塔尔 缺乏存在感?不要!看中国球迷的世界杯故事

追“球”!冬天的卡塔尔,缺少存在感?不!看中国球迷的世界杯故事

半岛传媒首席记者杜金成

四年是一届世界杯的周期。

黑白足球就像一个精灵,搅动着全世界球迷的神经,享受着一段属于自己的快乐时光。当然包括中国球迷。不过,有点尴尬。除了2002年中韩世界杯,日本球迷20多年来再也看不到足球盛宴。

因为疫情、宣传、赞助商等原因,今年的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几乎沦为中国球迷史上“存在感最低”的世界杯。许多死忠球迷没有像过去那样出国参观现场,他们无法再为世界杯疯狂了。但是,他们和足球之间的故事还是值得回忆的…

《世界杯,这么近,那么远》

从雷米特杯到世界杯,自1930年第一届世界杯在乌拉圭举办以来,四年一届的世界杯已经走过了近百年的历史,至今已成功举办21届。刚刚开始的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已经是第22届了。

一群曾经在2014年fifa世界杯和2018年fifa世界杯现场欢呼呐喊的青岛男人,虽然今年暂时停止了追逐,但他们从未放弃对世界杯的期待和信心。在他们对过去的回忆中,期待着2026年更精彩的追球之旅。

群体追梦

它始于一场欧洲杯。

11月18日凌晨,天台体育场外的汇泉一号足球场人头攒动,青岛首届70岁以上老年人足球友谊赛进入收官阶段。最终,观象山老将队通过点球击败对手,获得冠军。

“如果没有疫情,我们队今年可能会再组织看世界杯,但现在大家都很开心呆在家里踢球。”看着老队员夺冠,观象山队队员杭老师笑着说。

52岁的老杭曾做过足球记者,报道过2002年日韩世界杯和2006年德国世界杯。后来他管理球场,组织举办了很多中老年足球比赛,认识了一大批志同道合、热爱足球的朋友。“大家一起踢球看球已经很久了,但是第一次有出国的想法是2012年欧洲杯波兰和乌克兰的比赛。”

据统计,自2002年韩日世界杯以来,中国球迷大规模出国看球。当年,随着中国足球梦世界杯,中国球迷期盼了半个世纪的梦想终于实现了。由于世界杯正在我们的邻国举行,球迷们不再满足于在电视机前观看比赛,出国为中国加油已经成为每个人最热切的愿望。

虽然中国在中韩世界杯上一球未进,连吞九球,让球迷们再一次明白了中国与世界强队的巨大差距,但本届世界杯还是让大批中国球迷大开眼界,也带动了更多球迷走出国门看球。

对于一些像老杭这样的大龄球迷来说,选择出国看球不仅是因为对足球的热爱,更是因为朋友间的“相互鼓励”。此外,还需要一些“巧合”。

老杭清楚地记得,2012年,他决定去欧洲看球赛,是因为得到了一个做轮胎生意的队友的鼓励。欧洲杯期间,德国恰好举办了一个世界性的轮胎展。趁着过去谈生意的机会,他游说大家去现场看球。一个接一个,6人欧洲杯小组很快成立。

2012年,首次出国的老杭等人与波兰球迷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去波兰之前,大家做了一个简单的预算,把机票、吃、住、行的基本费用加起来,平摊。每人拿出几万块钱作为“公款”。到了6月,他们直接飞往法兰克福。

因为我提前联系了德国当地的华人朋友。6人团一下飞机就享受了全程地面接机服务。“有一辆专门的小巴拉着我们。先是在德国参加轮胎展,然后一路跑到波兰格但斯克看欧洲杯。”老杭回忆

格但斯克是波兰北部的一个小镇,位于波罗的海沿岸,与青岛是国际友好城市。在这里,杭老师和队友们不仅观看了两场欧洲杯小组赛,还与波兰当地球迷进行了一场友谊赛。热情的球迷氛围和独特的足球文化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场友谊赛是中国当地的朋友联系的,因为大家离开中国的时候基本都不带足球装备,所以赛前都要去当地的体育用品店采购。他们每个人自己挑好行头后,我们团长刷的卡连公款都不用。”老杭还记得和当地球迷一起踢球的场景。

虽然友谊赛非常激烈,但老杭和他的队友们凭借中国足球小、快、巧的特点,成功赢得了比赛。让波兰朋友感叹:“原来中国足球没有国家队那么差……”也是因为这种默契,赛后双方选手在酒桌上大打出手,“中国力量”又赢了。

从足球开始。

不仅仅是足球

“球王”贝利曾被问到,职业生涯中哪个进球最精彩、最漂亮?贝利的回答是,“下一个。”

套用在球迷身上,对世界杯的期待和信心都是一样的。未来的旅程总是充满期待。看过世界杯的美好之后,几乎没有人想停止追逐。

经过2012年欧洲杯的洗礼,老杭这个民间看客群体已经出现在2014年fifa世界杯,2016年欧洲杯,2018年fifa世界杯。

朋友之间的信任和默契,让他们每次比赛都形成一种“自动组队”的默契。而且因为对足球的追求从来没有停止过,所以他们结交了很多国内外的新朋友。这次“和球交朋友”的旅程,让哥哥们乐在其中。

老杭打开手机,里面保存着他出国看球时最近比赛的照片。许多外国朋友的联系方式也被保存在他的微信或通讯录中。

这些人都不是那种“今日各奔东西”的朋友。“就拿我们在波兰华沙看球的时候来说吧,当时接待我们的波兰朋友经常来青岛,因为认识了,这些外国朋友也通过我们的队员在中国找到了商机。现在他们已经和青岛的一些企业建立了稳定的贸易关系,大家彼此都成了非常好的朋友。”

上次出国看俄罗斯世界杯,老杭和队友去加里宁格勒和莫斯科分别看了几场小组赛和淘汰赛。在加里宁格勒,几位军迷自然不会错过了解这座二战时期重要城市的机会。除了参观当地博物馆,他们还参观了一些战争遗址。最有意思的是,这些经验丰富的老粉丝直接在当地租了一栋别墅,还专门请了一位俄罗斯厨师负责一日三餐。

“当我们去世界各地看球时,我们想欣赏当地的美景,品尝当地纯正的食物,欣赏当地的文化。这是出门看球最有趣的地方。”老杭津津有味地说。

当然,出去看球并不总能留下美好的回忆。夏天,俄罗斯让我的兄弟们感受到了意想不到的寒冷。白天还很热,到了晚上就突然凉快了。“这迫使我们在当地购买棉衣。没有办法。真的太冷了。”说起这段经历,老杭和队友只有苦笑。

意料之外的寒冷一定不是国外看球的主旋律。好球,好朋友,好酒,让看国外比赛的旅程变得好玩有趣。这几年,中国足球经历了风风雨雨,但依然岿然不动。然而,中国球迷不再是以前的他们了。他们了解足球,热爱足球,但他们不再把足球视为精神世界的支柱。

据统计,2018年fifa世界杯来自中国的球迷约有10万人,是除东道国之外的第二大球迷群体。这个成绩是在中国男足没有打进世界杯的情况下创造的。显然,大家更愿意把中国足球和世界杯足球区分开。

今年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老杭和队友决定“降旗”,留在家里看球。毕竟他们有的世界杯队员已经70多岁了。

“目前国际局势有些动荡,几个看球主力都是爷爷。想了想,出国看一场世界杯的成本太大了。不过大家还是有期待的,以为再过四年,美加世界杯差不多2026年的时候,再出去看球应该就容易了。”老杭州看着球场说。

过去的事件

中国粉丝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时光荏苒,中国球迷第一次接触世界杯要追溯到1978年。当时,电视转播了在阿根廷举行的第三届和第四届世界杯比赛以及最终的冠亚军决赛。阿根廷东道主力克“郁金香”荷兰,获得历史上第一座世界杯奖杯。这也是中国为世界杯培养的第一批球迷多为阿根廷“铁粉”的关键原因。

阿根廷世界杯的电视转播为中国球迷打开了一扇了解世界先进足球的窗口。现年60岁的纪胜从那时起就喜欢上了《潘帕斯雄鹰》。

说起当初对世界杯的一些印象,他坦言“已经记不清了”。“那时候,普通家庭没有电视。世界杯后的几年,他们都是通过一些报刊杂志了解世界足球的。可以说,信息是滞后的。”

但是,像吉生这样的老球迷,还记得1978年的世界杯,不仅看了,还“听”了。1978年,名为“北京电视台”的中央电视台播出了国际广播卫星的公共信号,资深解说员宋世雄在香港的一家酒店房间里完成了最后的播报。与此同时,比赛的直播也在电台播出。

1982年,中央电视台首次转播了西班牙世界杯。那届世界杯,“金童”罗西获得“最佳射手”帮助意大利夺冠,中国第一代“意大利面”诞生。从此,中国球迷开始了解高水平的足球比赛。

“在此之前,中国球迷甚至会为双方被消灭时踢的球鼓掌。之后中国球迷才知道,足球甚至可以有暴力铲球,比赛也不再只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竞技比赛就是要成为第一。”纪胜回忆道。

从此,意甲登陆中国卫视。这个当年被称为“小世界杯”的联赛,迅速培养了一大批中国球迷。另外,那些年,意大利国家队的帅哥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支持意大利队的中国球迷数量急剧上升,轻松超越其他球迷群体。

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52场世界杯比赛首次全部由中央电视台直播或录制,中国球迷实现了通过彩色电视观看足球比赛的愿望。官方数据显示,1986年,中国生产电视机1447万台,其中彩色电视机414万台。

随着世界杯的启蒙,中国球迷对中国足球的期待也越来越强烈。1986年世界杯的路上,中国足球第一次掉链子。在主场战平中国和香港后,香港可以出线,最终1-2输掉了比赛。

这场失利似乎为中国足球埋下了伏笔。之后的十年,中国足球始终徘徊在低谷。

随着1990年的“意大利之夏”,人们对足球的记忆再次被唤醒。直到1994年中国足球改革,球迷们再次点燃了中国冲击世界杯的热情。

从那以后,中国的足球虽然跌宕起伏,但是中国的球迷数量却一直在上升。

上届俄罗斯世界杯,中国球迷几乎创下了出国观赛人数的新纪录。对比2002年中韩世界杯,当时日本男足参赛,中国球迷观赛人数在10万人左右,而俄罗斯世界杯能容纳这么多日本球迷,既体现了这个群体对足球的热爱,也显示了中国的经济实力和综合素质。

是时间浪费了人们的热情,但中国的球迷数量在本届Qatar 2022卡塔尔世界杯上却出现了断崖式下跌。据媒体采访,在已经售出的世界杯门票中,中国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量仅为5000至7000张。

这是一个略显尴尬的数字,但也是大家所期待的。没有多少人愿意在特殊时期为足球冒险。

不辜负某人的爱

期待2026年的另一个梦想

相比之下,1987年出生的纪真是一个年轻的“铁杆粉丝”。他不仅自己看球踢球,还和青岛的球队一起战斗。2017年取得足球裁判二级证书,2018年晋升国家一级。同年,他和朋友去俄罗斯看世界杯。

纪真个子不高,身体素质一般。他年轻的时候和朋友一起踢足球,经常被安排当守门员。即便如此,他对黑白球的兴趣并未减退。

98年世界杯,无拘无束的阿根廷队迷上了纪真。“我没有看那届世界杯的直播。世界杯结束后,我开始通过一些集锦了解世界杯,包括报纸杂志。当时我很喜欢阿根廷,觉得巴蒂斯图塔的打法很帅。”

两年后,吉喆第一次走进当时的钟毅体育场,直接命中了一场中甲时代的青岛队与天津TEDA的比赛。“我记得那场比赛以1: 1结束,双方各有一张红牌。非常激烈。”从那以后,去现场看球逐渐成为纪真生活中的固定场景。后来他来江西学习,当场给八一队加了油;在广东工作,他去了恒大的家,感受那里的温馨氛围。

2018年6月,吉喆在俄罗斯世界杯英格兰与克罗地亚的比赛现场。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2002年中韩世界杯,韩国队历史上第一次成功参赛。纪真跑到街上和庆祝的队伍狂欢,唱歌,跳舞,放鞭炮。“那一幕我一辈子都忘不了,比过年还热闹。”

尽管中国队在随后的世界杯上发挥不佳,但汹涌的足球热潮让年轻的纪真定下了“现场看世界杯”的目标。

2010年12月2日,国际足联主席约瑟夫布拉特宣布俄国获得2018年世界杯的举办权。

从那天起,纪真和很多中国球迷一样,开始做准备。“去俄罗斯看球,对中国球迷来说是个好机会。毕竟是我们的邻国。当时觉得中国队在里皮带领下,很有希望拿下那届世界杯。”

双重希望让中国球迷对世界杯充满期待。

不幸的是,中国没能在俄罗斯举办世界杯。然而,纪真和他的朋友们都感到惊讶和遗憾。“第一波网上抢票我没赢,还好即墨有个大球迷哥要带孩子去俄罗斯看球。后来因为家里去不了,就把原价门票转给我了。”

“去之前,我担心语言沟通会有问题。第一次出国看球的时候,我觉得挺不安的。”2018年夏天,吉震踏上了自己的第一次世界杯之旅。

他买的两张票分别是索契世界杯四分之一决赛和莫斯科世界杯半决赛。

在小组赛结束之前,吉震不知道这两场比赛的对手会是谁。一开始期待阿根廷vs葡萄牙,后来又期待西班牙vs克罗地亚。结果西班牙在16强赛被俄罗斯淘汰,吉震和朋友在索契看的四分之一决赛是俄罗斯vs克罗地亚。

“赛前有些失望。毕竟两队都不是世界级强队,但是当我们真正到了现场,发现东道主的比赛氛围是最热烈的,甚至是感人的。”

那场比赛俄罗斯进了一球,后来被克罗地亚扳平。加时赛克罗地亚领先一球,俄罗斯直到比赛第115分钟才将比分扳成2-2。在最后的点球大战中,俄罗斯不幸被克罗地亚淘汰。

整场比赛,俄罗斯球迷的大声欢呼从未停止。“那场比赛是我看球以来最感动的一场比赛,我真正体会到了球迷文化和足球的力量。后来我去莫斯科看了英格兰对克罗地亚的半决赛,气氛差了很多。”纪真回忆道。

在为期10天的俄罗斯之旅中,吉震尽情体验了两场世界杯比赛,领略了当地的风土人情,还和朋友约好2022年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见。

转眼四年过去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让大部分有出国看球计划的中国球迷暂时搁置了梦想。

“我从微信群了解到,本届世界杯还有中国球迷去了卡塔尔。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梅西或c罗的死忠。他们都是看了梅罗过去的世界杯,现在还在羡慕他们。我希望下一届世界杯能再次成为一场梦。”纪真有些遗憾地说。

《足球小子逐梦卡塔尔》

半岛全媒体记者潘

当地时间11月17日,世界杯开幕前三天,四名中国青年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的FIFA世界杯球迷广场与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互动狂欢。作为来自全国海选的足球精英,他们将现场观看世界杯,与世界杯球员近距离接触,并接受“神奇教练”米卢的亲自指导。

侯卓成、文佳龙、白、卢荣凯,对于这四位出生于2000年前后的Z世代足球少年来说,这不仅是一次取经之旅,更是一次追梦之旅。我期待他们,在不久的将来,为中国足球世界杯进一个精彩的球。

从启蒙开始到蹒跚学步。

“梅西,冠军!(梅西是冠军)”在多哈的球迷广场,一群梅西球迷高呼,四名中国青年也加入进来为梅西加油。都是看着梅西的比赛长大的。这一次,他们终于有机会近距离看到自己的偶像了。

卡塔尔,我们来了!11月17日,侯卓成、卢荣凯、白、文佳龙(从左至右)在多哈世界杯国际足联球迷广场打卡合影。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细数足球的命运,四个年轻人中,最早的一个是来自北大高飞侠的侯卓成,他的足球故事可以说是“从学会走路开始”。

侯卓成,四川自贡人,1999年出生。那是四川足球最辉煌的时候。四川全兴队在世纪之交的甲A联赛中名列前茅,吸引了许多当地狂热的足球迷,包括侯卓成的父亲。

侯卓成刚会走路的时候,侯的爸爸让他一起玩球,一起看球赛。不管孩子们能不能听懂,侯的父亲都会在看球的时候给儿子讲《成都保卫战》等与四川足球有关的故事。

年轻的侯卓成没有机会在球场上磨练自己的技术。他每天都在小区院子里对着墙踢球或拍球,有时还会带着球狂奔。“父母工作太忙,没时间陪我,足球是我最好的玩伴。给我一个球,玩了一天也不觉得累。”

上小学的时候,侯卓成的隐形技术和奔跑速度被学校足球队的教练发现了。一年级的时候,我被选进校队和哥哥们一起训练比赛。虽然被一个高大魁梧的资深选手击倒很正常,但侯卓成更注重自己的脚法和跑位。

宝剑磨砺,少年侯卓成脱颖而出。初中后接受了中国著名足球运动员马明宇(2002年世界杯中国队队长)、四川著名足球运动员邹有根的指导。随着他的技术日益成熟,他曾在四川当地的比赛中独进十球。他曾被誉为“自贡足球天才”,成为“全村的骄傲”。

《年少离家》坚持足球梦。

在成长的路上,每个人都不会总是一帆风顺。考上高中后,有一段时间很难兼顾足球和学校。远离父母的侯卓成一度非常沮丧,甚至给家人打电话说“我不想练了”。

“当时我考上了成都七中足球队,也考上了成都七中理科班;而且训练学习的强度很大。对于足球,我只能晚上九点半训练完回到宿舍厕所或者在被子里熬夜学习。最后通过足球考上了北大,三年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侯卓成说。

对此,一同前往卡塔尔的队友文佳龙深有感触。2001年出生的文佳龙也是受父亲影响。“我上小学的时候,每次爸爸接我放学,都会带我去足球场玩。我老家是广东梅州的,因为没有合适的队伍。10岁的时候,父母把我一个人送到武汉,我一边实习一边上学。当我没有朋友的时候,足球是我唯一的玩伴。想到父母这么多年的付出,我不敢说不想练,只能坚持下去。\”

其实除了比赛和训练,文佳龙还喜欢研究花式足球。他会利用业余时间看花式足球视频,复制花式足球的技术。但对于未来,文佳龙似乎有些纠结。他一方面向往国外玩,另一方面又不喜欢国外的生活。“我的目标是能够进入中国的职业球队。”

就在前往卡塔尔之前,文佳龙刚刚在11月12日的中英联赛最后一场比赛中出场,并为湖北队攻入一球。多次入选各级少年、国青队,入选中国足协“2024奥运会希望之星”名单。2018年,里皮看中成为“杰出星锐计划”三名成员之一。19岁时,他去了葡萄牙贡多马尔俱乐部,并与2000年出生的藏族男孩鲁成为队友。

这次卡塔尔之行也让22岁的卢荣凯感受到了他在海洋中的时光:“我刚到葡萄牙的时候才14岁,饮食和交流都不适应。出国前是父母照顾,在国外的日常工作都是自己做饭。几乎每天都有训练比赛,高强度的比赛让你身心疲惫。”但由于对足球的坚持,卢荣凯逐渐在队内站稳脚跟,一路坚持。

陆快和文佳龙都认为,中国球员的技术和国外球员差不多,但足球意识相对落后,尤其是在高强度、快节奏的比赛中,很难像平时训练那样发挥出自己的水平。“有时候上半场可以和对手一较高下,下半场体能不行……经验是一方面,坚持更难。”说起小时候离家的往事,几个足球男孩似乎产生了共鸣。

我们刚刚踏上了“经路”

11月18日,拥有30万粉丝的侯卓成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在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体育场外跳舞的小视频。很多学弟学妹都夸他。

事实上,自媒体专家侯卓成在抵达卡塔尔之初,就在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主体育场发布了一张与其他三名队友在夕阳下的合影,引得不少球迷羡慕地留言说:“我真的去了卡塔尔!”

在侯卓成看来,这次卡塔尔之行也是一次取经之旅。他对自己的足球生活有一个清晰的计划。“希望未来能适应人们的需求,权衡年龄和身体素质的特点,推动更科学的青训体系。”

目前就读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的18岁男生白,更能体会侯卓成作为门将的期待。“如果没有足球,可能就没有现在的生活和学业。我是伴随着校园足球长大的,也看到了校园足球的种种弊端。比如一些定向培养,培养了一些不会踢足球却能拿高分的考生,这就违背了校园足球的初衷。希望这次卡塔尔之行能对校园足球的发展有所帮助。”

身高1米85的白以自己为例。“培养一个好的守门员很难,对注意力兴奋度和心理承受能力的要求更高;相比一般球员,门将很难在比赛中找到自己的参与感和胜利感,很难有所作为。在一场高质量的比赛和射门中,扑救成功率微乎其微,守门员得到的挫败感更多,尤其是进球后对手把球捞出网外的感觉,让很多人不愿意扮演守门员的角色。但我也是一个不屈不挠的人,就像一个倒地扑救的守门员。在不断倒地之后,我会以最饱满的姿态迎接下一个挑战。”

“比赛的强度和训练完全不同。在高强度下,你的动作和平时不一样,这也让你看到了和老队员的差距在哪里。但这种差距并不是不可弥补的,而是需要通过训练和比赛来逐步缩小甚至超越。”在葡萄牙足球练习期间,卢荣凯大部分时间都在刻苦训练,但在比赛中上场还是很吃力。因此,他对这次卡塔尔之行也有自己的打算。“希望能通过这次卡塔尔之行,了解更多的足球文化和先进的技战术水平,帮助自己找到更好的方向,希望能为中国足球尽一份力。”

到20日晚,4名足球小将已经抵达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开幕式场外,准备进场观看开幕式。他们接下来的日程会更充实:在21日英格兰队的比赛中,他们将首次体验球员通道,与几名年龄相差无几的英格兰队领军少年互动;从阿根廷的比赛看梅西的世界杯最后一支舞;探访“神奇的蔻驰”米卢…

他们刚刚出发,希望每个人都能在这个舞台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存在感。足球梦,这是一场无悔的全力以赴的旅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球友吧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uyouba.com/3210/index.html

作者: 麒麟98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