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吧体育 国际足球 老上海的足球

老上海的足球

旧上海的足球风云

2022年国际足联世界杯卡塔尔2022即将拉开帷幕。作为世界排名第一的运动,无疑是备受关注的。在老上海,足球从萌芽到狂热会有怎样的历史故事?让我们来看看!

备受期待的FIFA世界杯卡塔尔2022将于11月21日开幕,在世界杯的光芒下,32路强人将展开冠军争夺战。虽然国足最终无缘决赛,但中国球迷对世界杯的热情是炽烈的。在此,让我们通过现代足球在中国传播的历史,来温暖一波激情,体验一把“球瘾”。中国什么时候有了这个“世界第一运动”?那时对抗的形式是什么?你对观众有什么样的狂热?本文带你去老上海滩,感受这座城市的足球魅力。

亚洲球王李惠堂。资料来源:《全运会画刊》第10号,1927年

晚清:旧上海足球的萌芽

鸦片战争后,上海被列为五大通商口岸之一。1843年11月,英国驻上海总领事巴弗尔(Baffour)上任,与上海道台宫木酒合作两年后,于1845年签订并宣布《上海土地章程》租界。然后法美帝国主义也是这么做的,先后拿到了土地租赁权。因此,大量外国侨民涌入上海。

在租赁期间,外国人“不得不种植花草树木,设立娱乐场所”。因此,从1850年开始,世界各地的外国人陆续修建了一些体育和娱乐设施,出现了供外国人使用的公共游乐场。到了19世纪60年代,外国人中出现了足球、棒球、高尔夫、网球等活动。这期间对上海足球影响最大的事件是1867年,外国人在上海成立了上海足球协会,并组织了正式的足球比赛。

20世纪初,在上海的外国人创办了西部足球联合会(简称“西部足球联合会”),举办了多达14种足球比赛,包括国际杯、A组比赛、踏板车杯等,其中最成功的是踏板车杯,参赛队伍最多,水平最高。但此时的足球仍然是西方人自娱自乐的活动,与中国社区无关。据可靠史料记载,洋务运动兴办新式学堂时,中国人可能自己踢足球。在上海商界、学界的年轻人与外国人接触后,足球逐渐传播到中国人的社会,尤其是容易接受新事物的青年学生。在外国人的“示范”下,19世纪末,中国人在城隍庙老校场踢足球。

1901年圣约翰大学足球队。资料来源:Phoenix.com

上海旧中国社区的足球先驱有徐汇学院、南洋学院、圣约翰大学,对早期上海足球的发展起到了助推作用。

徐汇公学创建于1850年,是一所由法国天主教会开办的完全中学。庚子之乱(1900年)后,清廷实行新法,学校提倡体育,于是学校在当年成为足球队,“开启了中国学校足球之风”。

南洋公学创建于1896年,是著名的交通大学的前身。学校非常重视校对体育课。1899年,学校宣布“中西课程并重体育”。这个足球队和邻近的徐汇公立学校几乎同时成立。同时,两校举行了最早的上海校际友谊赛。

圣约翰大学创建于1879年,是一所教会学校。在西方教会的背景下,足球更容易被学生接受,学校在1901年组建了校队。后来,财大气粗的圣约翰大学甚至斥巨资买地建专业足球场。

徐汇公学、南洋公学、圣约翰大学终于找到了一起玩的朋友,但由于徐汇公学是中学,南洋公学难免有欺小之嫌。

1902年,南洋公学和圣约翰大学举办了第一届友谊比赛,之后规定每年举办一次。直到这时,老上海有组织的校际比赛才真正拉开序幕。

两校的友谊赛采用三局两胜制。前两场分别在各自主场进行,第三场安排在中立场地麦根路铁路体育场。当时上海铁路局为了方便两队球员参赛,还特意安排了专列,载着球员、拉拉队和部分观众直接前往车站体育场,其轰动场面可见一斑。

有趣的是,由于是晚清,球员们仍然留着大辫子,所以每个人在比赛前都把头发戴在头上。但在对抗激烈的球场上,辫子难免会散开。队员跑步时,辫子也是甩来甩去,引来不少笑话。

校园足球的黄金时代

辛亥革命后,清朝被推翻,中华民国成立,西方文化在中国更加流行。如前所述,南洋公学和圣约翰大学之间的年度足球比赛最初具有锦标赛的性质。在两所大学的带动下,上海及周边其他城市的高校也加入了校园足球的大家庭,相互竞技,切磋技艺。

此时,校园足球文化建设有了一定进展,出现了专门的拉拉队。南阳学校足球队还有一首特别的队歌《南洋足球歌》:“南阳,南阳,全体同学兴高采烈,唱着一首足球歌,声音洪亮。我们学校的十个足球将军都是学识渊博,道德高尚,身体强壮。他们身着蓝黄相间的服装,英姿飒爽,在球场上一字排开。堂堂正正,个个活蹦乱跳的样子,真不愧是赫赫有名的于虹冠我州……”

1914年,南洋公学、圣约翰大学牵头,与沪江大学、苏州东吴大学、南京金陵大学、杭州之江大学联合举办华东六大运动会。1920年,复旦大学和国立南京师范大学(中央大学的前身)联合成立了八校体育联盟,每年举办包括足球在内的体育比赛。

介绍一下西部校园女足。资料来源:《良友画报》第122号,1936年

在这八所学校中,上海双雄南洋学院和圣约翰大学的足球水平最高,其余球队只起到“陪太子读书”的作用。“上海德比”可以比作意甲的米兰德比和英超的北伦敦德比。两队对决的时候,场上球员对峙,场外球迷互不相让。此时的校园足球已经走出校园,成为老上海的全民狂欢,甚至吸引了十几里外浦东的球迷过河观战。

大赛前,南阳公学全校停课一天,全体师生前往赛场助威。比赛前夕,学校组织拉拉队、军乐队,张贴标语,打结彩绸,召开祝胜利大会。

“球赛之际,燃放鞭炮。突然,军乐队奏乐,拉拉队激情欢呼,此起彼伏,令人振奋。两军交战,全场鸦雀无声。赢了一个球,军乐、校歌和拉拉队的掌声、欢呼声混杂在一起。战斗结束,如果胜利属于主队,学校会开庆功会,给球队献花,表演娱乐节目。学校的校长唐,曾经随队出征,亲自督战,从战场上回来。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会被训一顿。据说南阳两败,唐回校后痛哭。在眼睛都快瞎了的时候,他还很关心足球队的比赛,可见他的热情。”—— 《交通大学半世纪体育风云》

由于两队的强大号召力,在赛制上为他们做了特例,延续了清末的三局胜制。来自世界各地的球迷,无论男女老少,都聚集在体育场周围,甚至造成了交通堵塞。

“因此,这个港口的各行各业的人都去旁观,像一群见了云的小姐,成群结队,像一根游丝,络绎不绝。然后你看到现场的嘉宾,密如一墙,没有一点空隙。在闸北一中

1925年,骇人听闻的“五卅惨案”爆发。因为圣约翰的校长布季芳破坏学生的爱国行动,侮辱中国人民。全体师生愤而退学,成立光华大学。由于八校联盟多为教会学校,八校足球联盟在反帝浪潮中解散。

1926年,“江南各大学体育会”成立,足球仍是主要项目之一。最初的成员是光华大学、南洋大学、复旦大学、暨南大学、知止大学和中国学院。上海本地大部分大学和教会学校都被排除在校园足球大家庭之外。

从1926年到1935年,“江南大学体育会”共举行了10次锦标赛。此后,随着日本全面侵华,上海的校园足球逐渐进入低谷。纵观20世纪20年代,这一时期可以说是上海校园足球的黄金时代,有以下特点:

第一,组织比较严密。从最初的校际友谊赛到有一定规章制度的校园足球联赛。

二是参与度高。从学校本身到普通民众,都积极参与到这项运动中来,初步奠定了足球运动的群众基础,扩大了足球运动在中国社会的影响。

三是参赛选手水平高。虽然只是一个校园联赛,但是通过几十年的发展,各个学校的足球水平通过磨练都有所提高,诞生了很多高水平的球队,以南洋大学(交大)和圣约翰大学为代表。南洋大学甚至培养了许多国际球员,代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国家队参加国际比赛。

中外激烈对抗

旧上海的校园足球虽然转入低潮,但对足球的受众群体从校园扩大到中国社会各个层面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20世纪20年代,上海的工人足球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的,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上海邮电队,跑马厅体育场的中意工人队,共和、博爱、乐群足球队。

上海的这几支工人足球队是纯业余的,队员都是兼职的。他们的主要业务是职员、医生、大学生、工程技术人员等。

民国全运会足球赛,观众爆满。资料来源:《约翰学刊》第10号,1927年

以前上海有组织的足球比赛都是外国人的“上海足球俱乐部”组织的,不是中国人踢的。于是在1924年秋,全国体育联合会组织了上海中国足球俱乐部,加上了“中国”二字,以区别外国人的“上海足球俱乐部”。上海足球协会是中国人的足球协会。其初衷是在上海组织中国人的足球比赛,具有强烈的民族主义色彩。

在随后的几年里,上海中国社区的足球队数量迅速增加。第二届联赛,37支球队参赛,联赛分为A组和b组,到第五届,多达44支球队,联赛分为五个级别。这些队伍有的是产业工人组织的,有的是一些单位组织的,有的是民族工商业的工人和店员组织的。联赛规模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的校园足球联赛。经过几年的联赛训练,部分球队的水平已经接近国外球队中的佼佼者。

上海足球俱乐部和联赛诞生后,“中外对抗”成为上海足球对抗的主流。在某种程度上,这激发了运动员和观众的爱国情绪。在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结下,日益强大的中国足球队不再满足于“内斗”。他们渴望挑战外国球队,以证明中国人不是外国人所说的“东亚病夫”。

中日足球对抗。资料来源:《申报》第29号,1930年

1926年,上海爱国商人程一泽组织三余足球队,申请参加西部联盟。在投票中,9票赞成,8票反对,三宇足球队可以参加西部甲A联赛。此后,悠游队和乐群队(后更名为乐华队)都获得了参赛的机会

上世纪20年代,乐华队率先扛起了“科洋”的大旗。“球王”李惠堂一登场,乐华就给洋人一个下马威:1926-1927赛季的踏板车杯,首次参赛的乐华以4-1的大比分横扫赛会霸主拉克斯,这也是中国队首次在西部赛区击败冠军队。但在随后的西部联盟(1927-1928赛季)中,乐华队更是势不可挡,拿到了联盟冠军,随后又拿到了联盟杯。之后在1932-1933和1934-1935赛季,乐华两次夺冠,彻底改变了外国人对中国足球队的看法。不幸的是,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乐华队被迫解散,随之而来的是后来蜚声海内外的东华队。

东华队的主要成员都是爱国知识分子,有为国家和民族争光的志气,敢于和洋人强队硬碰硬,有“球王”李惠堂挂帅,有“铁腿”之誉的名将孙,在沪上首屈一指。在1934-1935和1935-1936赛季,东华两次获得斯卡托杯。

上海的中国足球队在中外对抗中逐渐取得优势。过去的弱者现在骑在自己的头上,让上海的外国球队坐立不安。在球场上不能正面击败对方的时候,就用一些假球、黑哨之类的招数。1928年,乐华足球队对阵英军时,对方贿赂裁判,纵容英国队在球场上横冲直撞,甚至打伤多名乐华球员,迫使乐华队退场。但在1935年和1937年,东华队因为外籍裁判偏袒外籍球队而错失夺冠良机。外国体育组织的这种卑劣行为在当时是被人们所不齿的,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中国人民足球在西方人面前是可以骄傲的。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上海沦陷,蓬勃发展的足球运动走到了尽头。

乐华足球队。资料来源:《申报》第32号,1928年

标签

老足球在上海的传播呈现出明显的渐进性特征。先是洋人在租界自娱自乐,然后蔓延到上海的大学。在此基础上,足球运动进一步传播到中国的各个社会阶层,从而成为一项受欢迎和广泛传播的运动。

上海旧的足球对抗形式,首先是外地人之间的比赛,然后是如火如荼的校园足球。校园足球是纯友谊足球,然后中外之战是中国人反抗殖民者,维护民族尊严的“绿色之战”。证明了中国人在发展体育方面并不比西方人差,我们可以很好的踢球!

作者:岳

来源:中国国史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球友吧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uyouba.com/3732/index.html

作者: 阁楼一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