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友吧体育 赛后报道 篮球赛后 女生给校草递水 他却从我手里接过一半的水喝了

篮球赛后 女生给校草递水 他却从我手里接过一半的水喝了

篮球赛后,女生纷纷给校草递水,他却拿走我手里喝掉一半的水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花舞玄默|禁止转载

一个

在高一下学期,我刚搬进宿舍的那个周末,纪收到一封未署名的信。

宿舍的邮箱位于一楼楼梯的最下面,连接A楼和B楼,女生住在B楼,男生住在B楼,每天上学放学的高峰期,男生和女生总是很容易在这个地方相遇,而且邮箱不是锁着的,而是无数个小隔间组成的大柜子。所有的通信对每个人都是清楚的。

纪没有笔友,没有在外地的亲戚,也没有好到可以用纸质书信联络感情的老同学,所以与其说是收条,不如说是发现。

纯白色的信封是厚纸,摸起来有一种细腻的质感。上面没有收件人和发件人的签名。信封右下角露出邮箱网格外,斜切一个三角形光斑。

又一次,宿舍号B215被贴在邮箱顶上,杨楫格拉斯在拿起信之前用冰冷的手相互摩擦,小心翼翼地用手指抠着信封背面的贴纸。里面的白色信笺露出来了。

在强烈的背光下,所有细小的灰尘都变成了可见的颗粒,随着信笺的展开,微小的气流向上飞扬。

漂亮的带香味的书写纸,不喜欢女生的喜好,有黑色的墨水渗透到纸的背面。溺爱、穿越、撇、压都是刚性的力量,却在停笔的那一刻轻轻合拢,想要放弃。

只是简单的六个字。

2

实际上,杨楫格拉斯有没有想过这可能只是一个恶作剧?

她长相中等偏上,并不出众。她整天把自己埋在问题的海洋里,勉强坐上学习委员的位置,不说闲话,不帮助别人,不关心一切课外活动.平心而论,她真的不是会受同龄人欢迎的类型。

如果要在班上找一个反例,梁无疑是最好的参考。

外表近乎完美,性格却颇有点小女生的味道,成绩也不出众,但很安心。文艺委员这个职位满足了所有男生的想象力,没有选美皇后的架子,爱八卦,容易接近,而且出奇的紧张。

因为她获得了国际钢琴奖,校报曾经采访过的好朋友梁,所有的被采访者无一例外都用“天生呆”这个词来形容她。被问及此事时,梁总是笑得很开心。

也许“自然留下来”对女生来说早就是一个正面的词了。

远离这种气场的李,自然不经意间成了被冷落的对象。

“学术委员,今天的作业,我已经写在这张表上给没交的人了。”早读时间,数学课代表拿来一叠学习笔记本。

“嗯。”杨楫格拉斯淡淡地回答,拿出花名册进行对比,把没交作业的人的名字圈了出来。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她和同学的日常交流就到此为止了。

“对了,紫轩让我告诉你,早看完了,高一的办公室前要开会。班干部都要去。”男孩公事公办的语气,但提到“紫萱”这个词时,他充满了亲昵。

“我知道。”依旧是漠然的仿佛没有平淡的回答,但手中的红墨水笔却突然停了下来,一团殷红的墨水晕在纸上。

她独自拿着练习本走过走廊,远远地看见梁在办公室门口和隔壁班的男生说话。有其他班委站在她旁边,但她并不羞于笑。也许身边的人早就习惯了这种画面,因为和她说话的那个男生就是她曾经声称喜欢的对象。

班委们把梁围在中间,逗得她脸红心跳,容光焕发,而男生的表情却一点也不自然。他正笑着听梁说话。他看起来太有礼貌,但他有一种微妙的疏离感。

屈不是一个好看的男孩,但她比她的气质。

在这所重点高中,包括梁在内的许多学生都是初中同学,所以他们彼此关系很好。从校外进来的学生很难融入已经形成的小圈子,这大概也是季总是独来独往的原因。

有传言说,比现在更脱线更紧张的梁曾在班上宣布喜欢同桌曲了。但后者没有表态,反而因此而出名。——他被贴上了“梁喜欢的男生”的标签,至今仍被同学们津津乐道,甚至有人酸酸地称他为“校花的男朋友”。

但他还是老样子,冷漠,不骄傲,不因为被别人贴上标签而生气。

济阳玻璃慢下来,欢乐的气氛总让她避之不及。聊天的人群中,只有曲一个人面对着自己的方向,始终专注地听着梁说话,但他突然抬眼,偶然与的目光相遇。

深邃的眼眸依然在款款微笑。他微微点头,嘴唇深陷。

也是点头之交。

开学的时候,他们两个曾经代表学校参加过一次辩论赛。他是第二场辩论,她是第三场辩论,而第一场辩论和第四场辩论的位置都被高年级学生占据了。他们似乎是完美的黄金组合,但他们在第三轮比赛中输给了对手,以微弱劣势出局。

从此再无交集。

尽管我心里有很多波折,杨楫格拉斯的表情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也许我注意到了屈那双拉长了的眼睛。梁和也好奇地回过头来,当我看到的酒杯时,我会心一笑。

“嘿,就等你了。”好听的声音,没有任何狡诈和天真。这样的人谁不会喜欢?

“你们聊,我先回去上课了。”屈及时退出包围圈,李的出现使他侥幸逃脱。梁不情愿地撅着嘴,像个小姑娘似的。

\”嘿,记得星期五把你上次提到的CD借给我.\”面对他的背影,她不情愿地补充道。

曲转过身,举手拍了拍她的头:“我记得。”

这是另一种嘘声。

杨楫格拉斯默默走进办公室,把怀里的作业本放在老师的桌子上,又数了一遍数,一回头,看到走廊里,班长已经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准备开例会,开始说教了。

没有人发现她不在那里。

嫉妒往往是当事人最不愿意承认的一种情绪。

它的存在默认了那个人所拥有的,是你永远也追不上的。从此你的心里就没有了善意。我只希望有一天那个人能从云端掉下来,他能垂下眼,带着怜悯伸出援助之手。

多么恶毒的诅咒。

又到周末了。

早春时节,乍暖还寒,冷空气袭击了陶丘,一个人不小心得了重感冒。李不得不回家带回一些保暖内衣和羽绒服,以及手套、围巾和羊毛帽子等防寒衣物。在他拎着包回到宿舍的那个晚上,他看到远处有一个细长模糊的剪影,站在邮箱前,走近楼梯间。

光线不够,视线被朦胧的灰色颗粒挡住,但他还是看到了自己冻得发红的指尖,以及手里纯白色的信封。

思维似乎在那一刻停顿了。

男孩冰冷线条的轮廓在光影间变得柔和。他低垂的眼睛用眼睛摩挲着白色信封,确认它被放在正确的位置,然后转身走上通往A栋的楼梯离开。

寒风如刀刮来,杨楫的玻璃才回过神来,急忙迈开步伐,将所有行李换到左手,右手推开宿舍楼的玻璃门。一股暖流扑面而来。

冻僵的脸一寸一寸地暖和起来,神经末梢传来轻微而麻木的钝痛。就我所见,一个纯白色的信封静静地躺在B215铭牌下的邮箱格子里。

突然,我的心跳得很快,送信人的侧影在她眼前又一次被塑造。

棱角分明的侧脸,冷峻而又风尘的气质,延伸出微笑时柔和的唇线。

正是屈本人。

可能是因为体质的原因,每次感冒总会慢慢好起来。李把自己包得像个粽子,去食堂吃饭,却看到梁蹲在食堂门口,猫着腰,表情像是吃坏了肚子。

这个校花也太不注重形象了。

如果是以前,她可能什么也没看见,但今天,仿佛有某种莫名的潜意识的烦恼,她突然把脚步转了回来,终于站在了梁的面前。

“喂,是小李。”明明只是同学关系,她却自发的叫她的小名。梁抬头苦笑了一下。“我忘带钱包和手机了,就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碰到认识的人。”

“走吧,”纪李阳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嘴里发出的是一种沙哑的鼻音。“我请你吃饭。”

“诶,——”眼睛很美,表情像发现了新大陆。“你真好,小丽!”

在排队买饭的过程中,梁一直在玻璃后面喋喋不休,内容无非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八卦和明星新闻。虽然对李总是表现出兴趣缺缺,但这并不影响她的兴趣,她还是高兴地说道。

“咦?小李,你不喜欢胡萝卜吗?”梁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纪从菜里挑出胡萝卜。“胡萝卜对眼睛和皮肤有好处。女生最好多吃点。”

纪李阳热情地笑了:“我不喜欢吃。”

那笑容没到眼底。

梁看起来确实饿了,也没有再东拉西扯的聊天,低头处理着面前的蛋包饭。

漂亮,受欢迎,无忧无虑的女孩,甚至喜欢吃。

那种嫉妒似乎消散了,另一种微妙的情感冲破了干裂的表面。

你知道,3354。

3354你喜欢的人在喜欢我。

两天后,高三足球赛就要举行了。

第一轮抽签,纪所在的一年级三班,上到隔壁一年级二班。梁热情地组织班上的女生加入啦啦队,却被讥讽为“酒不是你想要的”。证据显而易见。

曲是一年级二班足球队的前锋。

虽然她在比赛前做了功课,甚至详细说明了穿什么样的裙子,但梁在比赛当天发高烧。她在医院挂了电话,错过了一整天的课,当然她也没有参加足球比赛。

没有了灵魂核心人物,剩下的拉拉队稀稀拉拉的欢呼真的撑不下去了。十分钟后,他们简单收拾行装,回到观众席专心看比赛。

因为接到命令要全班同学参加,纪只好在寒风中缩着脖子,堵着鼻子站在操场旁边。虽然场上的攻防依然紧张,周围的气氛也很热烈,但她并不能一直全身心投入。

直到二班的一个男生长脚把球传到边线,视线左侧斜切出一个人影。他跑的时候好像带着一股强大的气流,带着球进入禁区,势不可挡。面对前来阻止他的防守队员,他精湛的步法仿佛魔术表演。趁大家还忙得不可开交,他假扮守门员,用肘轻推脚背,轻松将球送入球门。

一气呵成的流畅表演。观众愣了大约两秒钟。首先打破沉默的是上半场结束时的哨声。

二年级二班的前锋曲率先破门。30分钟的僵持比分在半场结束前被改写为1-0。

二年级二班休息区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欢呼声。

进球的男主角被男生们捧在中间,一向冷漠尘埃的脸,在这一刻变得意气风发,露出牙齿笑得像个孩子的幸福。

心跳一定是出问题了。

原本冰冷的手掌渐渐变热,指尖微微发胀,血液在血管里奔腾,沙沙作响。

纪扬璃怔怔地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慢慢捂住脸颊,才发现它和自己的手掌有着一样的温度。

男孩的发梢再次飞扬,跳跃的姿势如风。

那一刻,她似乎和他一起跑了。

“我刚刚丢了一个球,所以我会在下半场把它找回来。”体委在适当的时候生气。

不知道谁买了一箱矿泉水。班上几个女生叽叽喳喳地抢着去拿,交换着兴奋的心情,然后不厌其烦地跑到球场中央,递给男生。

送水的举动让女生们纷纷效仿,不知道谁还往济阳玻璃手里塞了一瓶。自然,她不自觉地随大流,怔怔地,低头不知道该喝还是该扔。她只觉得眼前的光突然被人挡住了,抬头一看却全是阳光。

现在大约是下午三四点钟。

挡住太阳的乌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走了,但那淡淡的暖意并不是来自亿万光年外的发光体,而是眼前这个垂着眼睛的人的表情,把暖流送向四肢的一切。

“谢谢你。”先是莫名其妙,隧道感谢她。没等格拉斯反应过来,曲干脆伸手从她手里接过了没开封的矿泉水。

“呃?”她的手都卖光了,耳边只听到瓶盖被关掉的“喀嚓”声。当她抬起眼睛时,她看到那个男孩抬起头来倒水。喉结上下滑动,晶莹的水珠顺着唇角滑落。她低下头,急忙用袖子擦了擦,然后露出无忧无虑的满足的笑容。

事实上,纪大概能想到没有女孩给他送水的原因。

尽管有一定知名度,但一直被贴上梁的标签。没有人会不自量力去和校花竞争,自然早早把目标转移到别人身上。

“紫轩今天没来。你班级的休息区在另一端.你怎么来了?”济阳玻璃表面平静,压抑着胸口细微的悸动,努力保持着淡然的样子。

男孩把空瓶子捏扁,象征性地看了一眼对面的休息区,然后回过头来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我抬头的时候,看见你拿着水站在这里,还是离你很近?”

纪扬的玻璃眼睛发出几秒钟的恍惚光芒。

不知道是不是双关语。

与其他无关的人相比。

相比那些已经走样的八卦。

3354离你还是比较近的。

元宵节过后一周,学校给每个住校的学生发一盒汤圆,放在邮箱格子里,让别人来取,算是一个场合。

杨楫格拉斯边吃粽子边看书,过了很久才注意到有人敲门。她小心翼翼地踮着脚去开门,发现是老戴莫。她立刻收起慵懒的表情,让学长进屋。

“我昨天刚回家。这是你妈让我带的感冒药。”因为两家住得很近,而且各自的父母关系都很好,自然与李有着些许深厚的友谊。优秀的一直是纪妈妈让李模仿和学习的对象,而由于性格在某些方面的相似,李也一直对这位学长有着淡淡的好感。

“谢谢学长!”纪李阳拿了一包不小的药,闻了闻,苦笑了一下。“其实没那么严重。”

“她说她打电话的时候鼻音还是很重,请让我带给你。父母就是这样,总在寻找心安!”戴莫似乎很了解她的感受,笑了笑,然后从背后拿出一盒粽子。“喏,这是学校寄来的。看你还没拿,我给你带了。”

“呃?”嘴里还带着豆瓣酱的味道,女孩不由自主地卷了卷舌头。“我已经吃过了。”

戴莫也惊呆了:“可是我看到它还在你的邮箱里,所以……也许你拿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胸口突然一沉,她却强挤出一丝笑容:“会不会是学姐错了?”

“我已经在这里住了第三年了。我怎么会错呢?”戴莫笑了,她恍然大悟,“啊,你是不是把B115的格子当成B215了?”(原标题:《花痕》,作者:花舞玄默。来自:每天读一些故事。APP号:dudiangushi,查看更多精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球友吧体育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qiuyouba.com/3973/index.html

作者: 嘿老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